陈显伦、郭剑林:将汕尾紫砂陶刻艺术带上新高度-凯发app下载

来源:中国新闻报道作者:苏秦发布时间:2023-12-13 16:31   广告

“书法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以表达最简、最纯、最深、最高之境。参与书法活动、学习书法精髓,既是培养书法艺术的兴趣,也是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12月11日,汕尾市陆丰市龙湖学校、甲子中学“书法进校园”活动现场,汕尾市书法家协会主席陈显伦向师生们讲到。

当天,一同参与“书法进校园”活动的,还有陶艺家、国家工艺美术师(中级职称)郭剑林。陈显伦和郭剑林这对艺术组合将汕尾紫砂陶刻艺术带上了新的高度。在潜心创作并屡获大奖的同时,他们积极弘扬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深入挖掘其中的价值内涵,以此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助力汕尾文化强市建设。

陈显伦:笔墨为本,以高古为境

陈显伦,书法家、陶刻家,北京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理事、汕尾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书法家陈显伦一直走的是一条学术探索的路线,数十年来,他揣摩经典、学习历代名家的书法作品,而后形成自己独特的表现手法和艺术风格。

陈显伦的篆书功力深厚,个人风格明显。据其介绍,他取法钟鼎铭文,着重表现钟鼎铭文的结构变化和奇古之美。其隶书则用笔浑厚,意态恣纵,整体气象雄浑朴茂。结字纵敛有变,章法统一。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文联主席刘金凯评价:“剑林制作的紫砂壶型和显伦的书法搭配非常完美,显伦的陶刻刀法吸取西安碑林三角底的经典刻法,点画飞动流畅,气脉生动,充满了音乐般的旋律感,同时能把三希堂原帖神形兼备表现出来,很难得。”

原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何满宗评价:“陈显伦的书法,开张承合,有一种力与势的表现性,在笔墨的虚实之中生发着一种明快的节奏。他对魏碑、汉隶、大篆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的,对二王、孙过庭等也是心摹手追。在长期学习经典之后,陈显伦厚积薄发,既能入高古之境,将大篆、汉隶、魏碑的风格融入自己的作品,又能古为今用,形成自己雄强豪放秀雅飘逸的风格。”

对于书法,陈显伦认为:书法首先是文化,其次才是艺术。勤学苦练是前提,然而要达到书法艺术之高境界,需要具备传统文化的滋养和渊博的人文内涵。陈显伦有别于他人之处,就是其书法作品充盈与弥散的哲学思想、审美追求、文化气息和时代精神。

与众多玩票性质的艺术家不同,陈显伦创作书画陶刻作品,一直是沉心低头梳理再现名家经典,对历朝历代、不同山头流派的书体书风均一一涉猎,概不遗漏,最终实现厚积薄发。

2015年,由陈显伦雕刻表现在紫砂壶上的王岳川书法和张桂光书法,分别在中国美术馆和首都博物馆展出。展出之后,引来全国书法界名流的赞赏。近几年,与陈显伦合作过的当代名家,书画界有潘鹤、李乾元、陈永锵、刘书民、王家熙、王更辉、蒋述卓、鄢福初、张胜伟、刘金凯、吴善璋、陈永正、王岳川、张桂光、何满宗、郑军健、颜奕端、刘成、纪光明、王贵忱、陈初生、陈志平、祁小春、郭承辉、吴慧平、李远东、李月贵、李彬等几十位,其雕刻过的作品包括二王、楷书四大家、米芾、苏东坡等历代书法大家的作品。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文联主席、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鄢福初与陈显伦探讨书法紫砂艺术作品时说道,“我的书法作品一般不让人家刻在木板或其它材质做招牌,每次把我的书法作品都刻变样了,刻不出我的书法味道。这次看到我的书法紫砂艺术作品,剑林制作的紫砂壶型和我的书法搭配非常雅。显伦把我的书法韵味在紫砂壶上呈现出来,刻得如此精美,爱不释手,闲暇时还请多刻几把,有劳你了。这些紫砂作品才是我最想收藏的收藏品。”

在书法、书法陶刻作品创作的同时,陈显伦忙于书法艺术的传播和普及。仅2023年,他就先后组织并参加汕尾市书法家协会多位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为市民群众和医护人员书写春联、送祝福,举办广东汕尾深圳罗湖书法联展,为汕尾职业技术学院第三届“助学圆梦·大爱无疆”、汕尾市政协“金秋助学”活动捐赠书法作品,组织并参加多场“书法进校园”活动。

郭剑林:从历史、几何中吸取精华,方成大器

郭剑林,当代知名女陶艺家,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碧芳、陈岩,专业从事陶艺(紫砂壶)创作。作品应邀在中国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展览,52 个书画紫砂作品应邀2016 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限量版珍藏邮票》出版。

制作紫砂壶是一件需要高超工艺的“慢活儿”,通常使用的工具就有十几种,包括泥锤、圆口陀、泥铁刀、拍版等;制作紫砂壶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沉睡亿万年的特殊泥土经过复杂的工序被唤醒,以其独特的造型、精细的工艺和温润的色泽成为藏家和爱好者的心头好。

在紫砂壶制作过程中,郭剑林经常从历史,甚至几何学中吸取精华。由郭剑林设计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外观设计专利的“合乐壶”,蕴含着红山玉龙文化,据其介绍:“距今约5000年历史的红山玉龙,是中国古代玉器最具符号性的形象之一,尽管经过了数千年的演化,至今依然有着震慑人心的魅力。‘合乐壶’的制作过程中,从中挖掘了灵感与创作源泉,对传统玉文化加以继承,同时运用现代设计语言进行再创造。”

国家博物馆馆藏的c型红山玉龙生动形象、自然质朴、简洁有力的造型给现代紫砂造型艺术提供了思想宝库和创作灵感。在设计“合乐壶”时,郭剑林遵循着取其形、传其神、寓其意的原则。取其形是将玉龙的形象直接运用,设计成为壶把;同时,又省略了部分细节,保留流畅、运动、活泼、宛转、和谐的整体形态的同时,去掉龙嘴、龙眼、龙鼻、龙纹等细节,单纯让观者感受其形态所拥有的一种流转不息、圆融无碍的造型艺术。红山玉龙是中华文明所崇拜的龙图腾的原始雏形,“合乐壶”在体现传统文化的同时,使紫砂造型具有现代气息,也更加国际化。

郭剑林发表于2023年12月《艺术中国》杂志上的论文《简析几何线条在紫砂器型中的应用》,深度探讨了在当代紫砂器型设计中,几何线条元素的重要意义。她写到:“区别于传统文人紫砂,名帖紫砂要高度还原书法的书写行迹和神韵,让观众在欣赏紫砂的同时,能理解书法,感悟书法,降低与书法的距离感。名帖书法紫砂的壶型设计,必须根据选贴内容、书体、篇幅来配合紫砂。如何让书法名帖紫砂的壶型设计更适合名帖的展示,同时又要让壶型设计摆脱传统样式,形成风格,形成系列,是笔者设计思考的原点。在反复思考和创意之下,笔者认为把几何线条应用于紫砂设计,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

经过长期中国历史文化、现代科学的积淀,加之经常钻研书法名帖。郭剑林逐渐自成一格,她遵循古法造壶、博采众长,创作出简练、大方,色泽淳朴、古雅的多样壶型。2023年,由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主办的第十三届深圳工艺美术博览会“飞花奖”设计大赛中,郭剑林作品《弘远四方壶》获得大赛最高奖金奖。她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外观设计专利的紫砂壶作品有《飞翔壶》、《雄狮壶》、《合乐壶》、《一帆风顺壶》、《龙鼎壶》、《君子壶》、《竹瓢壶》、《玉玺壶》、《高竹壶》、《鹊桥壶》、《善渊壶》、《锦竹壶》、《方竹壶》、《扁六方壶》《升方壶》。

珠联璧合:书法雕刻遇上紫砂艺术

制作工艺精良的紫砂壶,又时常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具有浓厚的文化味和书卷气,深受文人雅士的青睐。

历史上许多著名制壶大师,如供春、时大彬、董翰、陈鸿寿的作品已经成为不可多得的珍品。在当代,也出现一批优秀的紫砂壶工艺师,他们的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和较高的收藏价值。对此,陈显伦认为,书法陶刻艺术既不同于书法艺术,又不同于篆刻艺术,具有自身独特的审美价值和技法体系。

为什么书法陶刻在紫砂壶上能够得到广泛应用?对此,陈显伦认为:紫砂陶刻创作的载体--紫砂泥料有极高的可塑性,适合进行自由的创作和表达,可以承载诗、书、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尽管紫砂的泥坯里含有颗粒,但这并不影响刀片的自由发挥。书法作为一种线条的艺术,不需要考虑色彩、明暗、景深等,更容易在紫砂上被表现,因而书法在紫砂上的应用更加广泛。

如何评判陶刻书法的艺术水准和艺术价值?陈显伦表示:书法紫砂陶刻艺术,是在紫砂上表达书法艺术。它运用篆刻的工具--刻刀,在紫砂陶瓷这种独特的媒介和材质上,表达书法水墨书写的的淋漓尽致。是否忠实于书法原作,是否符合书法表达的优劣是评判的首要标准。书法紫砂陶刻艺术表现,可以从对于书法艺术自身所具备的水墨、线条、章法三个主要角度进行观察和评判。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委员会委员,第四届中国书法评审委员,广东书法与文艺研究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李远东对陈显伦和郭剑林的紫砂陶刻书法艺术呈现方式大加赞赏,认为把他的碑体书法刻在紫砂陶器上面,有了更接近人们印象中的那种沉稳和大气。并且,他认为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毕竟用笔写在宣纸上和用刀刻在泥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表现手法,既需要天生的悟性,也需要书法理论的支撑和长期的实践训练,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通过紫砂这个载体,可以把书法艺术带给更多的受众。

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蒋述卓与郭剑林、陈显伦一见如故,相交甚欢。他与剑林、显伦数度合作,将当代的诗歌与岭南书画名家入壶,创造出一种属于当代人的哲理、诗情或神韵。

此前,与我国首位集中国邮票、中国钱币、中国彩票、中国印花税票四种有价证券设计于一身的艺术家郭承辉合作邮票手稿紫砂系列作品。与著名邮票设计师张强合作《北京2022年冬奥会--冰上运动》纪念邮票紫砂系列作品。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导、书法研究所所长王岳川教授,中国书协理事、湖南省书协主席何满宗,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导、广东省书协主席张桂光,广东省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颜奕端、广东省书协副主席纪光明、李远东、陈初生、卢有光等书法名家均与郭剑林、陈显伦有过合作,陶刻书法作品分别进入中国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广东美术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湖南长沙博物馆展览。

具备了深厚的书法陶刻功底之后,近几年,陈显伦更多地学习“字外功”,探索书法与经典文化的结合。受到导师王岳川的影响,他不断研习经典,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在他看来,所谓的“字外功”指的是艺术家应该追求艺术上的厚度和高度,厚度是人生的积累,全方位、多角度、多元化的沉淀与发展。“一个紫砂陶刻者只有掌握了一定的形式美学法则,不断提高自己的美学修养和艺术功底,再保持一颗匠人之心, 才能在紫砂陶刻领域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

南方 记者 郭杨阳

声明:本网转发此文章,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文章事实如有疑问,请与有关方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

中国新闻报道

上一篇: 稷山鸡蛋:小鸡蛋“孵”出大产业

标签
网站地图